固定窗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固定窗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女婴出生5天被妈撇下成烫手山芋不知亲爸是谁【消息】

发布时间:2020-09-16 03:05:47 阅读: 来源:固定窗厂家

她叫多多,是一名8个月女婴,出生第五天,生母把她撇在二姨家随即失去踪影,生父是谁至今还是一个谜。

“多多这个名字是她妈给起的,可能是寓意这个孩子多余吧?”一直抚养多多的杨淑华是多多的姨姥,八个月时间她已经成了孩子眼里的“妈妈”,然而多多没有出生证明,上不了户口,亲妈不拿抚养费,姨姥家经济困难,这一切都使这个女婴成了烫手的山芋,烫手的同时也验证着世间冷暖。

不知亲爸是谁 亲妈也跑了

才八个月大的多多,一早喝完一瓶奶粉就自己在炕上默默的玩耍,不要求抱,也不哭闹。“这孩子特别省心,而且比一般孩子都懂事,好像会看大人眼色。”杨淑华趁着孩子自己玩的功夫赶紧给孩子洗衣服。

今年58岁的杨淑华凭空多了一个孩子,搅乱了她的晚年生活。“这孩子是我外甥女的,生下来第五天就抱我家扔这不管了,一扔就是八个多月。”杨淑华回忆,去年10月初的一天晚上七点多,外面下着雨,外甥女白莉(化名)抱着一个婴儿来了,说要把孩子交给杨淑华帮忙抚养。

“我当时不同意,告诉她我年纪大了养不了,”但白莉说那就借住两天,结果第三天一早,白莉留下孩子自己独自走了,而且一去不复返,一个电话没再打过。

“我想把孩子送回去,但实在不知道往哪送。”杨淑华非常无奈地说,白莉在时她询问过孩子父亲是谁,但白莉回一句‘不知道’此后什么都不再说。 白莉今年30岁,父母离异多年,父亲已再婚,母亲因犯罪正在监狱服刑,杨淑华看着襁褓中的婴儿真的不知道该往哪里送。

撵走了儿子 留下女婴抚养

收留多多,为杨淑华一家增加了巨大负担,因为他们本身生活就很困难,再抚养一个婴儿就更加吃力。杨淑华家住抚顺东洲青鹭社区,她本人原来是力工,现在年纪大了已经不再工作,老伴也是打零工的,目前每个月做力工能有不足两千元的收入。

“这孩子抱来时可瘦弱了,才三斤半,在娘胎里就营养不良,看着叫人心疼。”虽然家里经济困难,但杨淑华还是把大部分钱都用在了孩子身上,孩子一口母乳也没喝过,每天都喝奶粉。现在八个月已经添加了辅食,杨淑华每天还调着法儿的给孩子做吃的,鸡蛋黄,小米粥,蔬菜汁面条,就这样一口一口将多多养大,如今多多发育得也很正常了,小脸也胖乎乎很可爱。

杨淑华自己有一个儿子今年30岁,尚未成家,多多到来后,杨淑华的儿子只能出去租房,因为他们家仅有一个二十多平方米的小平房,实在住不下,杨淑华的儿子只好给这个“天上掉下来的孩子”让地方。杨淑华每个月还得给儿子拿500元钱租房子。

“都说孩子是母亲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,对于母亲来说,孩子就是她们的一切,可我这个外甥女怎么对自己的孩子就这么狠心呢?”杨淑华哭着说,外甥女一走了之,自己只能硬着头皮抚养孩子,但无论是经济还是体力上负担都很沉重。

没有出生证明 上不了户口也打不上预防针

杨淑华身体不好,一上火眼睛就会蒙上一层白色的膜,啥也看不清。隔壁的邻居王大姐看杨淑华太艰难,经常帮她抱多多,帮着买菜,有时也给孩子买点奶粉、买玩具。但最让杨淑华忧心的就是孩子没有出生证明,导致八个月了一直没扎过任何疫苗,更上不了户口。

“孩子都这么大了,什么防疫针都没扎过,我去过社区医院,人家不给扎,因为我没有孩子的生育手册。”杨淑华说,白莉把孩子丢这儿就走了,别的啥都没留下,正常孕妇都有一个孕妇手册,记录孕妇从产检到生产孩子的全部过程,出生后医院还给开个出生证明,但这些多多都没有。

没办法,杨淑华找到社区求助,东洲街道青鹭社区韩伟书记得知情况后,觉得多多情况特殊,父母不负责任,但别耽误了孩子,所以特事特办,找到街道的卫生中心医院,经过沟通同意多多可以接种疫苗了。

没有出生证明,上不了户口,多多将面临很多难题,将来上幼儿园,上学,结婚她都会被卡在门槛之外。

一边是亲妈一边是姨姥 孩子该跟谁?

“最关键的是赶紧找到孩子妈妈,问她从哪个医院生的孩子,把出生证明补上。”青鹭社区韩书记说这是大事,不然将来多多面临的麻烦更大。

每当有人敲门,杨淑华心里就一惊,“我总以为是白莉回来找孩子来了,但她一次也没出现过。”杨淑华托人四处打听白莉下落,她儿子也通过朋友一直在打听。

一个月前,终于找到了白莉的住处,她和男朋友租房居住在某小区。“你为啥丢下孩子就不管了”杨淑华抱着多多找上了门。白莉看到多多也哭了,把孩子抱过去又亲又搂,但多多并不认识这个“亲妈”,在她眼里姨姥才是“妈妈”,所以多多放声大哭,使劲挣脱白莉的怀抱。

杨淑华问白莉这孩子怎么办,能不能抚养?白莉说“我想要,但我现在没能力抚养,等我找到工作我就去接孩子。”白莉的男朋友回来后,也表示白莉现在没有条件抚养这个孩子,而且这个男朋友也不是孩子的父亲。

“你同不同意把孩子送人?”其实杨淑华内心是舍不得把多多送还给白莉的,日夜抚养了八个月,杨淑华以及老伴和多多之间都产生了很深的感情,她舍不得把多多送走。尤其她和老伴对白莉并不信任,觉得她没有母亲的责任心,把多多交给她非常不放心。

最后,白莉表示不愿意把孩子送人,孩子由杨淑华代为抚养,她每月出生活费。

“她说话根本不靠谱,一个月过去了,她还是一趟没上我家来,一分钱也没给孩子送。”杨淑华说,如果真疼孩子,起码应该来看孩子一眼,这个当妈的都赶不上邻居对多多的关心。

5月16日下午,抱着多多,杨淑华默默的流泪,懂事的多多老老实实地呆在姨姥的怀里,那眼神不像一个八个月大的孩子,从出生到现在,总共见过母亲两面,也许小小的她早已明白自己是一个被母亲丢弃的孩子吧。

如今多多面临的难题,仍旧是没有出生证明,白莉不肯说她是在哪家医院生的孩子,而杨淑华面临的仍是经济难题,以及将来自己将以什么样的身份抚养这个不是弃婴的弃婴。

萌幻西游手游腾讯版

513彩票

屠龙裁决传奇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