固定窗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固定窗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谷歌施密特50亿互联网新用户将加速创新

发布时间:2019-03-12 07:34:48 阅读: 来源:固定窗厂家

谷歌董事长埃里克•施密特(Eric Schmidt)和谷歌智库Google Ideas主管杰瑞德•科恩(Jared Cohen)合著的新书《新数字时期:重塑人类、国家和商业未来》(The New Digital Age: Reshaping the Future of People, Nations and Businesses)近日正式出版,书中探索无处不在的互联网将将如何改变社会。

为此,《连线》专栏作家史蒂芬•列维(Steven Levy)对两人进行了专访。采访中两人表示,新近成为互联网用户的50亿人将大大加快互联网创新,完全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。

采访概要以下:

你们的书正式出版了。头几天有人黑进了美联社的Twitter账号,发帖称白宫被炸,造成股市的暂时崩盘。我感觉是在读你们书中的情节。

科恩:我们在书中提到,不管是国家行动还是非国家行动,网络空间中的每次黑客事件、每次网络攻击和每次不法活动都为行动者能做甚么,该如何去避免设定了先例。它还为个人、国家和公司如何反应设定先例。

施密特:我们谈了很多有关隐私和安全的东西,我们认为这是共同责任。世界的联系变得愈来愈紧密,大家都有责任。如果你从谷歌的角度来思考问题,你希望我们保护你的信息安全,但是你还需要保护你的密码安全。要把它看成一个共同的问题。你要行动起来,我们也要行动起来。

在你们的书中提到理性行动可以和缓这类问题。但是,人们其实不总是理性行事。就算是理解高风险的人群也常常忽视预防措施,由于走捷径要容易一些。

科恩:跟所有事情一样,这要首先从教育开始。孩子们上网的进程要比他们身体成熟的进程快很多。你可以想象,在你和孩子谈论小鸟和蜜蜂之前,你就要和他们谈论网络钓鱼问题。

施密特:对一个联系加深的世界所产生的影响进行感叹是非常容易的。但最好还是花时间,确保自己也参与其中。由于它马上就要产生了。我们在这本书中说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有50亿人将加入我们的互联网大家庭,我们认为这很棒。特别对教育、医疗、拓展市场、全球化、营收增长、新客户和安全都将大有益处。固然它也会带来一些问题,触及政府行动、隐私问题和恐怖主义等等。

我对最后十亿人有所疑虑。世界上还有很多人缺水缺电。即便是美国还有人没有连上互联网。

施密特:让我们来计算一下。目前全球大约有60亿人使用手机,其中约有50亿人使用功能手机。这些手机可以发短信,它们不是智能手机。如果你只是简单做一个升级,每一个功能手机将变成便宜智能手机,这将在5年内产生。顺便说一下,全球有超过60亿人口,可能已超过70亿。所以还有最后十亿人没有加入互联网家庭,但我的观点依然有效。

科恩:为这本书搜集素材时,我们去了全球最贫困的国家乍得。全部国家可以使用电力的人口不足1%。我们去了一个村落,在那里我们没有看见电线、没有看见真正的基础设施。我们参加了当地的仪式,没有看见人行道。但大家都拿出智能手机拍摄仪式并相互交换。这是全球最贫困的国家,但仿佛每个人都有一部智能手机。将这类现在放入这样一个情况:不良行为、性犯罪或性别暴力正在产生。所有这些人不但仅是看客,他们都是见证者。

你们描绘了两个世界,物理和虚拟的。但我的感觉,“虚拟”实际上是我们在网上的行动。

施密特:这很奥妙。你是物理世界中的国家公民,但你也是住在虚拟世界中的公民。虚拟世界也可以看做是让物理世界保持控制的社区。如果政府做了可怕的事,你可以到虚拟世界寻求帮助。你可以宣扬,可以指责政府。反过来也是如此。如果你在虚拟世界做了不恰当的事,实行了犯法都是可以追踪到的,因此物理世界的人可以控制你在虚拟世界的行动。你存在于两个世界中,因此必须遵照两个实际的规则。

科恩:世界下希望停止暴力的人要比实行暴力的人多得多。当每个人都有一部智能手机,人们阻挠暴力的能力就会大大增加。世界人口中有很大一部分比例是妇女。很多妇女管束着男人,终究让世界更加安全。

你们访问了朝鲜,那里是没有互联网的。

施密特:这是最后一个还没通互联网的国家,是否是?朝鲜封闭了互联网,但对政府内部的精英是个例外,居民是无权接入互联网的。我们去朝鲜试图说服他们,让互联网进来是好的。我们跟他们谈了三天,我可以告知你,我不知道他们将会怎样做。

你认为他们还没有斟酌过这个问题,不会去做?

施密特:除非你去问,不然你不知道,是否是?

那末你在论述你的观点时,他们怎么说?

叶先国

施密特:朝鲜最离奇的地方就是他们不会说一个字。朝鲜的会议一开始都是照本宣科,赞美伟大领袖。

他们相信吗?

施密特:我可以告知你的是,他们的行动中没有怀疑,也没有苦笑之类的。部份缘由是当你在那里说话,每个人都会看着你,然后记录下来。所以当我们开始谈开放互联网的好处,他们完全没有反应。由于如果他们点头,那末就是同意,或谢绝,有人就咪咪的诱惑会记录,他们可能就要被送去集中营。这个国家唯一能做出决定的就是伟大领袖。

没有见到他,你们是否是很失望。

施密特:如果见到他我们会很高兴。

你应当带罗德曼去。

施密特:我们并没有带罗德曼去。

当这些人连上网络,我们这些率先联网的20亿人会如何遭到影响?

施密特:他们是和我们一样的人。他们受制于坏的制度,但他们也是人。他们和我们一样有优缺点。所以朝鲜的历史越早让他们取得相应的工具,可以将他们组织起来,去根除腐败,让医疗变得更好,让我们变得更好。

科恩:制造连接工具的公司都是来自于20亿人生活的地方。但终究,最有趣和创造性的使用将来自于新一代的50亿人,由于这些人花小钱办大事,势必推动创新。

施密特:每个人参与建设的这类基础架构比你想象的更伟大。我们访问了利比亚,和几个学校女生见了面,她们像我们解释如何使用谷歌地球计划上学线路,由于她们知道北约将轰炸哪里。这可关乎到生与死。所以在信息和准确度方面,每个人都有责任。这点很重要。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