固定窗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固定窗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知识产权如何为自主创新保驾护航是嘛

发布时间:2021-07-16 23:58:53 阅读: 来源:固定窗厂家

知识产权如何为自主创新保驾护航

保护知识产权,维护权利人利益,不仅是我国完善市场经济体制、促进自主创新的需要,也是树立国际信用、开展国际合作的需要。因此,应进一步完善国家知识产权制度,营造尊重和保护知识产权的法治环境,促进全社会知识产权意识和国家知识产权管理水平的提高,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,依法严厉打击侵犯知识产权的各种行为;将知识产权管理纳入科技管理全过程,充分利用知识产权制度提高我国科技创新水平;强化科技人员和科技管理人员的知识产权意识,推动企业、科研院所、高等院校重视和加强知识产权管理;建立健全有利于知识产权保护的从业资格制度和社会信用制度。

嘉 宾:

郑胜利:北京大学知识产权学院院长

李明德:中国社会科学院知识产权中心副主任

冯 军:北京华旗资讯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总裁

雷 军:北京金山软件有限公司总裁

庞正中:全国律协知识产权专业委员会主任

栏目主持:晁毓山

创新与知识产权是两个概念

主持人:今天我们对话的主题是“保护知识产权,促进自主创新”,首先请各位嘉宾做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。

冯军:大家好,我是华旗咨询的冯军,我们的品牌叫爱国者,我们的梦想是希望把爱国者建设成为令国人骄傲的国际品牌。目前自主创新是我们全民族的共同话题。其实中华民族并不缺乏自主创新的能力,希望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也能够创新,这样才能够相辅相成。所以爱国者希望能够成为推动知识产权保护的一份子,希望在知识产权保护中能够保护自己的品牌,使得这个企业得到长远发展。

雷军:我是金山的雷军,我们的产品包括WXWindows、金山毒霸、络游戏。金山一直强调技术第一,现在公司有70%的员工都是工程师和研发人员。18年来,金山的产业在一步步做大,最近一两年又尝试向国外发展,产品在海外也取得了不错的业绩,像日本、越南、新加坡、马来西亚及我国台湾都有金山的产品上市。

李明德:在工作当中我一直有一个愿望,希望能够和企业合作,共同推动知识产权保护工作的发展,但遗憾的是近几年我们和企业的合作并不成功。比如说有时找企业谈知识产权保护问题,企业并不感兴趣。希望通过今天的论坛,能够推进知识产权研究工作与企业知识产权保护工作更加紧密结合。

庞正中:大家好,我叫庞正中,是在座惟一一位职业律师。长期以来,大家对律师有一种错误认识,认为只有打官司时才需要请律师,实际律师的业务范围非常广。从国家角度看,律师非常清醒和理性,是制定规则的主要力量,很多国家立法都有律师参与,因为律师不代表任何利益集团;从行业、政府来讲,律师对国家实施法律起到很好的监督作用;对于企业来讲,律师是一个全面的维权者。我们经常说,“春江水暖鸭先知”,律师就是一群鸭子,对于企业的冷暖、困惑和渴求,律师最清楚,知道在知识产权保护中企业的酸甜苦辣,所以我们愿为企业献计献策,提高它们的竞争力。

主持人:知识产权和知识产权保护,这些词大家经常讲,但是不是都清楚它的内容、它的内涵。请李主任谈谈有关知识产权保护及知识产权方面的情况。

李明德:知识产权从法律的角度说,具体内容包括版权、著作权、专利权、商标权,还包括竞争权利及商业秘密所享有的权利。当我们说到知识产权,或者说有人起诉另外一家企业侵犯知识产权时,首先要搞清楚是什么知识产权,是专利、商标还是版权。最近几年经常碰到这样一些案例,一些企业在起诉别人侵犯知识产权后却发现自己并没有知识产权,典型的案例就是通用汽车公司起诉奇瑞汽车公司,最后因外观设计没有在中国申请专利,因此也就失去了受保护的权利。其次,创新并不一定都具有知识产权。现在人们有一种错误概念,认为有了创新就有知识产权,这种认识是不准确的。有创新不一定有知识产权,比如说有了技术发明,但没申请专利,而是直接将产品上市,就不存在知识产权。

有了创新以后是不是适时去获得知识产权,对于企业发展尤为重要。现在一些企业、特别是一些高新技术企业,大多设有知识产权办公室,有专门的人员负责知识产权工作。在研发部门有了技术创新后,交由知识产权办公室去做评估——这样一项技术发明是去申请专利,还是作为技术秘密加以保护,或者干脆直接上市放弃知识产权,这要看企业的价值取向,或者企业商业运营的判断。有了创新不一定就得去申请专利,企业完全可以根据企业知识产权的运作方式处置。

创新需要勇气

主持人:雷总是我们软件业的骄傲,经历了18年起伏跌宕,现在终于取得了辉煌的业绩。下面请雷总谈一谈我国软件行业人员应该如何创新。

雷军:谈到知识产权保护,我感触特别深,其实五六年前我就不再参加这样的诉苦会,我认为真正强“户外大型电动装备者要做的不是在这里叫怨。可喜的是,近几年政府加大了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力度,特别是加大了对软件行业知识产权的保护和扶持力度。

在2002年的政府采购目录中,金山WPS2000被列入政府采购目录。实话实说,实际运用后遭来骂声一片,不是我们的产品做得不好,而是大家用跨国公司产品的品质来要求我们的产品。跨国公司花多少钱做Office软件,他们能拿出10亿美元,我们哪一个公司能够做到,哪怕只拿出1亿美元。做到国内软件与国外软件一致其实很难。但有一点我很欣慰,就是政府已经率先购买正版软件,相信知识产权在我国一定会得到充分保护,市场一定会越来越完善。

在2002年,我把过去的WPS扔到了垃圾桶,组织优秀的工程师重新从零开始,做一套世界一流的WPS产品。用了3年时间、花脱去钙盐和蛋白质费3500万元,新版WPS产品终于在2005年问世,效果明显好于2000版本。

主持人:推倒全部重来具有很大风险,是什么动力使你们下这么大决心?

雷军:的确,推倒全部重来具有很多风险。首先,3年完不成就有可能被淘汰出局,何况3年时间又有多少软件企业崛起,到时我们能不能领军;其次,做出来的产品质量行不行,能不能得到大家的认可;第三,有没有足够的资金支持我们将这个软件做好。面对诸多压力,我当时抱着一种革命浪漫主义精神,相信总能见到太阳,能够坚持走过黑暗。“不蒸馒头争口气”,应当为整个民族做点贡献。

企业只有加大知识产权的保护力度,才能做出一流的好的产品,整个国家才可能在世界站住脚。虽然跨国公司在知识产权方面布了很多雷区,我们绕过这些雷区投入又很大,但这一关我们一定要过去,而且我们要进一步加大技术投入,并在专利的攻防战中步步设防。只有如此,我国才会有越来越多的软件企业走向世界。

版权保护面临新机遇

主持人:爱国者是我们民族产业的佼佼者,特别是在数码行业敢于主动挑战日韩产品,请北京华旗资讯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总裁冯军先生讲一讲华旗的故事。

冯军:关于知识产权保护,我认为雷军说的非常好,我们不要将今天的研讨会变成诉苦大会,应该是一次成功者找方法,失败者找经验的大会。

互联时代可以改变很多游戏规则,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要建立自己的标准,只有如此我们才能获得更多的利益。华旗从220万元起家,在创业之初就有一个梦想,要成为中华民族的一面旗帜。我们将“厚德载物,自强不息”作为公司的企业文化,同时我们将企业文化做成1+1=11这样一个公式,两个1定位不同,方向不一致时,才会产生增值效益,

知识产权保护对数码产业来讲,其实是一次机遇,是我国企业超越国际品牌的一次重大机遇。原因是全球知识产权保护在互联时代有了重新洗牌的机会。在过去模拟时代,知识产权的保护由于模拟技术的原因,保护的手段比较多。举个简单的例子,比保证液压油能满足工作需要如照相机,传统照相机照完以后就有一张底片,底片就是知识产权的证明,有底片就有版权。而现在在数码时代,在互联时代,完全可以拷贝、复制,为用户带来很大的方便,但是同时也带来了新的课题,版权保护凭据何在。任何一位拿数码照相机照相以后只要放到互联上,就可以说是自己拍的,你一点脾气都没有,律师也没辄。数码相机在给消费者带来方便的同时也带来了版权保护的新问题。

主持人:您对我国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有什么看法,或者说中关村在发展文化创意产业方面有那些优势?

冯军:中关村是硬件优势比较集中的地方,中关村稍微跳跃考虑、提前考虑一下,可能我国马上就会迎来文化创意产业大发展的机会。发展文化创意产业,以硬件为平台,再加上内容产业,成功概率比纯粹做内容产业的企业成功概率更大。因为在盗版泛滥,纯粹的内容产业很难存活时,采用1+1=11的方法,可以实现两者之间的相互支持、相互撑腰,渡过难关。同时,现在全国文化创意产业发展势头正猛。更重要的是,政府规定,全国电视节目黄金时段不允许播放国外动画片,这为国内动画片产业的发展带来了机遇。国家给钱不如给政策,这种政策对国内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是最大保护。另外就是国内动画片公司每创造一分钟的动画片,才有权利从海外进口一分钟的动画片,导致原来做进口生意的、做国外动画生意的公司,现在要花钱购买国内软件公司的内容。更多中关村企业可以在发挥原有优势的基础上,发挥自己文化创意产业的优势,产生1+1=11的效益,让“中国创造”成为全球华人共同的骄傲。

无形资产评估机构不应缺失

主持人:十几年或者几十年以前,知识产权问题在我国就存在,只是当时问题比较少。随着我国经济发展的国际化进程加快,暴露出的知识产权问题越来越突出。郑教授已经讲授了18年的知识产权课,作为专业研究知识产权的专家,您可能会有更多感受,请郑教授谈谈您对我国知识产权保护现状的看法。

郑胜利:回答我国知识产权保护现状的问题,国务院有专门的白皮书,我在这里仅谈点个人的看法。知识产权这个词不只是在我国比较陌生,在世界上也比较陌生。我到德国专利局访问时,德国专利局的职能不仅仅是管理专利,还包括商标、版权的管理,我就问该局局长:你们是地地道道的知识产权局,为什么不改名仍叫专利局?他说名字不能改,专利局已经有很长的历史,大家都知道专利局的职能是什么,改了名字反而不利于工作。所以知识产权这个词在欧洲也不常见。

这几年我国对知识产权这个词应用比较高,主要是宣传的作用,特别是近段时间,我们天天谈自主知识产权。目前我国知识产权的法律框架已经建立,并达到了与国际接轨的水平。虽然立法已经完成,但法律仍需完善,不只是在我国,其他国家也是如此。另外,司法保护是否健全,除了行政和司法的执行以外,还包括经济发展现状和文化环境是否形成。比如说盗版,在目前情况下将其完全根除,是根本不可能的。盗版率和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有关,像发达国家盗版率能够控制在20%、30%就已经不错了,我们的目标是每年能有所降低,要做到这一点,可以从易到难先做起,比如先从党政机关这些部门做起,进而扩大到其他商业机构,最后是一般消费者。解决盗版问题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。

主持人:您如何看待知识产权转移问题?

郑胜利:从创新到创新成果投入使用,这是一个链条,这个链条有很多环节。以前人们往往有这样一种认识,认为我的创新当然首先应用的是我,其实这与现代社会的发展是完全不相符的,不是不可以做,而是不能全部这么做。在国外,高新技术产业发展到一定程度,有人就仅做先期工作。比如在美国硅谷,有一家企业就专门从事药品的前期研发,待药品研制成功后,就将公司的产品,包括技术人员全部卖给制药公司,然后再继续研发新药。为什么要这样,该企业负责人说的很明确,在营销方面我们不具备竞争优势,我们的竞争优势在研发方面。希望我国高新技术产业也能尽快形成这样的链条,特别是中关村地区。中关村地区要发展大规模加工业是相当困难的,因为土地太贵,中关村的发展方向应是高新技保持清洁(最好每次做完实验落后行打扫);术产业的上游——先期研发企业。但在这个环节上目前存在一大障碍,即缺乏一个权威的无形资产评估机构,机构的缺乏导致风险投资及技术转让风险加大,使许多好的技术难以得到有效转化。

加快造雷、布雷、防雷、排雷进程

主持人:目前我国对知识产权保护的力度在进一步加大,知识产权保护已经被提到国家发展战略的高度。庞主任,从国家发展战略的角度,从法律建设的角度,企业应该怎样推进知识产权的保护?

庞正中:保护知识产权就是保护生产力,从国家宏观层面到行业中观层面再到企业微观层面,如何保护知识产权,我将其浓缩为八个字:造雷、布雷、防雷、排雷。

造雷就是创造知识产权。现在许多企业对造雷认识不足,认为成本太高、缺乏人才,还有的认为只要我的企业领先同行企业一步就可以了,遥遥领先没有必要,导致很多企业缺乏知识产权。中关村有一项统计,90%的企业在知识产权上收益为零,包括一些高新技术企业在内,这种形势非常严峻。造雷工作就是创新工作,是摆在我们面前的头等大事。没有创新,知识产权也就无从谈起,虽然说创新不等于知识产权,但没有知识产权就谈不上创新。

知识产权是私权,不是国家公共权利,要使自己的企业得以持续健康发展,就必须为自己的企业设一道围栏,不设栏杆,企业就难以得到持续健康的发展。所以任何企业只要想发展就必须布雷,要把自己的知识产权拿在手,要申请注册专利,否则就会出问题。如有很多企业遇到员工跳槽或者员工将核心资料带走,企业要追究其。这时首先要看劳动合同中有没有签订保密协议,企业的商业秘密范围是不是清楚,不可能划一个大圈子说都是企业的商业秘密,此时企业申请的专利就成为依据,有证据证明这是公司的商业秘密并在劳动合同里已注明。我们很多公司之所以在这样的诉讼中败诉,就是因为没有证据,没有设防。

主持人:防雷、排雷的含意是什么?

庞正中:防雷在进出口贸易中有着重要的作用,如美国关税法337条款、贸易法301条款规定,凡是出口到美国的产品都要进行知识产权审查,侵犯知识产权就会遭到起诉,被起诉企业还必须要应诉,否则产品就进不了美国市场,而且该国同类产品都不能进入美国市场。所以企业在开展进出口贸易时,首先要查看专利及相关的知识产权保护,然后才可以开展贸易活动。

最后是排雷。目前我国高新技术产业保护知识产权的任务越来越重,知识产权被盗窃、被侵权,诉诸法律还有一定的难度,不但成本高,周期长,而且胜诉后的赔付也很少。这方面需要政府改进司法,加大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力度,使企业所有发明创造能够真正得到有效保护,这样才能真正实现良性循环。(end)

鹿泉订制职业装定制
宿迁订制西装定制
抚州西服定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