固定窗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固定窗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妻子的保险[精]

发布时间:2019-04-16 19:30:16 阅读: 来源:固定窗厂家

春天的雨总是下的悄无声息,玻璃窗上不知不觉已经布满了水汽,掩住了外面繁华的街道。

我放下早已燃尽的香烟,回头环视了我的办公室,我的公司,也许很快这里就不属于我了。

是的,我破产了。

我和我的妻子白手起家到现在,从一无所有到几个亿的身价。妻子和我一起打理这家公司,事业,家庭,我应该就是别人眼里的那个成功人士。除了没有孩子我们的生活简直可以用圆满来形容。

我的妻子很爱我,虽然我说有没有孩子我们也一定会一直相爱,可妻子在这件事情上始终觉得对我有愧疚。所以,这几年她开始慢慢的退出公司,选择在家调养身体。

可这个时候我的公司竟然因为资金的周转面临破产,我不甘心,我从什么都没有到现在,这里有我全部的心血。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就这么没有了,我一定还有办法,只要资金周转支撑下去。

我走到办公桌前在文件上快速的签下我的名字,然后通知保险公司过来取文件。

我为我的妻子购买了一千万的意外险,我很爱她,可我也不能看着我的心血就这么没了。

我回到家,妻子开心的迎接我,看到我之后拿来一条干毛巾,边为我擦头发边说:“怎么不带把伞,这样是淋感冒了可怎么办?”

我笑笑说:“我身体好着呢,这点小雨算什么啊!淋场大暴雨,我都不会感冒。”

妻子给我擦完了头发,用毛巾轻轻的抽打了一下我的胳膊说:“乱说,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,快洗手吃饭。”

无论多晚,妻子都会等我回来吃晚饭,我看着她在餐桌前忙碌的样子,心好像被什么撞了一下,我很舍不得。

我坐在餐桌前和妻子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,我说:“明天我们去泰国吧,你之前不是一直很想去么?”我低着头说着话,不敢看她。

妻子抬起头呆呆的看了我一会然后笑着说:“好啊!”

第二天我们飞去了泰国,我带她去了所有他想去的地方,妻子的笑脸灿烂的像十六的少女,很美。

我订了靠近海边的别墅当作这几天游玩居住的地方,晚上的时候沙滩上人很少,周围很空旷,我想也没有会注意到这屋子里发生什么。

晚餐我准备了一瓶很好的红酒,配合烛光,妻子很惊喜,很高兴。

我知道妻子酒量不好,我知道有一只蜡台是坏的,蜡烛快燃尽的时候会倾斜倒在桌子上,桌子上拌沙拉多余的橄榄油也是一种易燃物质,火势会蔓延烧了这件屋子和我醉酒的妻子。

而我试图施救却失败了,在人前痛恨自己的无能,无助的流泪。然后拿着保金挽救我即将倒闭的公司。

我拿着红酒和杯子来到了餐桌前,我的妻子对我笑着。她接过我手里的东西说:“记不记得以前没钱的时候,你和我说以后让我天天喝红酒吃西餐。”

我想起来我们一起过的苦日子,我有些后悔这个决定,不知该怎么办才好。这时妻子已经倒好了红酒递了过来。

我接过红酒看着杯子里的红酒,不敢抬头说话。

妻子突然发声:“这么好的机会你不想对我说些什么?”

我狠狠心,还是决定杀了妻子得到保金,用作公司的周转:“老婆,这些年你辛苦了,今天,谢谢你。”

妻子扑哧一笑:“没有了?只谢今天啊!喝了这杯酒原谅你。”

我看着妻子的笑脸一口饮尽了杯子里的红酒,一杯酒过后,我们开始回忆,很多以前的事。

我的妻子,真的陪我走了人生中最难的路,虽然她是个女人,但她吃的苦一点也不比我少。

可能是今天玩的太累了,我才喝了两杯红酒头就有些晕乎乎的,反倒是妻子坐在那里没有一点要醉的意思。

最后我只听见妻子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:“没点别的想和我说嘛?”就失去了意识。

再醒来我被绑在椅子上不能动弹,我还在海边别墅的客厅里,餐桌上还放着我们没吃完的东西。

怎么回事,我的妻子呢?我的计划!

为什么我会被绑在这,我开始用力挣扎,企图挣脱束缚我的绳子。

这时从卧室里走出来一个人,是我的妻子。

她慢慢的走过来,坐到我对面的沙发上,把一沓东西放在了茶几上,我认得,是我签过的保险单。我很意外甚至恐惧,我看着她,她微微一笑,拿起一根烟吸了起来,我从来不知道她会吸烟。

我冷静下来说:“老婆,这是怎么回事,我们吃着饭,把我绑了。”

她没回答我说:“你平时吸的这个东西味道也不怎么样啊!”说完捻灭了香烟。她拿起桌面上保险单走到我身边说:“这个知道是什么吧!虽然这几年我不在公司,可不代表我不知道公司的动向。你这个废物,竟然把公司搞成这样。”

我刚要开口,她就狠狠的把保险单砸到我的脸上,我吃痛说不出话来。

她抓住我的衣领面目狰狞“没有我你能有今天,以你的猪脑子,你以为你能有什么成就。”说着给了我一个巴掌。

我不敢说话,心里满是疑问她到底是怎么知道的,是哪里出了问题。

妻子说:“你想杀了我,拿着保险金周转公司,我们夫妻这么多年我和你在一起竭尽所有为你,为这个家考虑,到头来……你的良心都喂了狗么。”

妻子弯下腰拿起一张保险单放在我的面前,“睁大你的眼睛看看,你签的是什么。”

保险单上赫然写着受保人是我!受益人是妻子。

我意外,震惊我质问她:“怎么会这样,怎么回事?我明明买了保险给你,怎么会这样!”

妻子弯下腰拾起其余散落的保险单,“承认了,想杀了我骗保周转公司。保单在这,我也很需要钱周转公司,所以麻烦你去阎罗殿报个到吧!”

我挣扎着大喊:“你这个疯女人你想怎么样!”

她并不理会我,往卧室的方向去,不一会带着一个针管回到了我面前。我挣扎着想要逃跑,看着又折回来的妻子。

“别意外,你那么粗浅的计谋,是个人就能看出来,看见这个针管了么。你刚才那么快就睡了就因为你的酒里有这个东西,所以啊,不要怕,你我夫妻一场不会让你太痛苦的。”

说完就把针管刺向了我的颈动脉。

几秒钟,我彻底失去了意识。

不知多久我被浓烟呛醒了,我想逃出去,我的双腿却怎么都不听使唤。

我用尽力气向门的方向爬去,就在我以为我要成功的时候的燃烧得天花板砸到了我的后背上,我再无逃出去的可能。

我应该已经死了,妻子哭诉着今晚的意外,我是个好丈夫为了救她自己葬身火海,声泪俱下。

这个该死的毒妇。

宝应商务印刷

高邮票据印刷

江都地区说明书印刷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