固定窗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固定窗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妻子回来了

发布时间:2019-04-16 20:52:25 阅读: 来源:固定窗厂家

古童是一个部落的首领,他们的部落不大不小,在这里有着举足轻重的位置。

他有好几个妻子,每个妻子都如花似玉。对于这些妻子,他没有多少的感情。和她们结婚,更多的是出于政治原因。

他需要其他部落的支持,就要跟他们建立关系。一般情况下,他们建立关系的渠道,就是联姻。

古童每当征服一个部落,他就会和他部落有权势的女人结婚,因此来扩充自己的势力。

这一次,他想征服一个部落。他以为自己能够赢,因为他认为这个部落的实力不强,他可以轻易的让对方屈服。

可是,他太高估自己了,对方只用了很短的时间,就把他打得落花流水。有些部落,表面上看上去不太强势,真的打起来,才知道对方是厉害的角色。

古童这次吃了亏,他的部落陷入危险当中。他头痛的看着这一切,如果不是自己太轻敌,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。

他的脑袋飞速在旋转着,他在思考,接下来该怎么办。他一定要想办法,保住自己的部落。

成王败寇,谁叫自己失败了呢,他在心里暗暗发誓,不管用什么方法,他都想要保住自己和部落。

男人看着他,用一种轻蔑的口吻说,“你还真是不自量力,就你这样的实力,也敢来和我抗衡?不知道死怎么写?”

古童现在是人家的手下败将,对方要侮辱他,是再容易不过的。他只能默默的承受,谁叫自己的实力不如别人,等到他长大的时候,再报仇也不迟。

这时候,男人看见了他的妻子们,他看见其中一位长得特别的漂亮,他心动了。

男人说,“要我放过你们,这也很简单,只要你能把这个美丽的女人送给我,我就不再为难你。”

对一个男人来说,这是极大的侮辱。对方点名要他的妻子,让他难堪。

不过,对古童来说,妻子永远没有他的雄心壮志来得重要。他想要成为这里的霸主,所以才会四处征战,他不愿意接受自己败掉的事实,他想的是有机会东山再起。

他咬了咬牙,小声的说,“你看上了哪个女人?”

男人指了指那个漂亮的女人,古童没有丝毫犹豫就答应了。他看见,女人的眼角划过一滴眼泪,她也许深爱着古童,但是,在他的心里,自己什么都不是!

男人离开的时候,女人也跟着他离开了。

古童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,女人毕竟跟自己很长时间了,多少还是有点感情的。特别是她离开的时候,那种悲伤的感觉,让他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。

晚上,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,他梦见女人大叫着,“救命!”然后就倒在血泊之中。

他猛的睁开眼睛,感觉汗水已经湿透了全身。他安慰自己,也许是因为女人的离开,让他多少有些难受,所以才会做这种奇怪的梦。

他再次躺下的时候,却再也睡不着了。他觉得自己很窝囊,要用妻子来保护自己。这样做太不像男人了,可是,理智告诉他,这样做是正确的。

他不仅是一个丈夫,也是部落的首长。他所做的每一件事情,也要考虑到整个部落。他有些难过的自言自语,“虽然对你没有什么感情,但是,还是觉得对不起你,希望你在那边,能够得到好的生活。”

说完这句话,他深深的吐了一口气,好像是解脱了一般。

突然,他听见了呜呜的哭声。在寂静的夜里,这种事情想得特刺耳。古童的心情本来就不好,晚上又听见有人在哭,他的气不打一处来。

他大声的说,“谁在外面,哭什么!”

没有人回答他,古童更加的生气了,哭声还在继续,他很不耐烦的说,“到底是谁,我让你不准再哭了!”

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总之,他不准外面的哭声继续响起来。

可是,外面的女人似乎在跟他作对,他越是不让女人哭,女人就越是哭得更大声。

古童忍无可忍,他爬起来,向着屋外走去。

外面空荡荡的,一个人都没有。他的汗毛立了起来,这怎么可能,而且在怎么说也是一族的族长,怎么会没有人保护他。

要是平时,他只要一出房间的门,就有一群人跟在他的身后。难道是自己打了败仗,这些人都放弃了他?这也不可能,自己是他们唯一的希望。

哭声还在,她似乎不知道疲倦,一直哭个不停。这哭声,让他莫名其妙的觉得有压力,就像是一块石头,不断的加重,压得他喘不过气来。

他感觉一阵胸闷,突然噗嗤一声,竟然吐了一口血出来。他看着这红红的鲜血,感觉每个细胞都充满了恐怖的气氛。

他早已经猜到了,但是,他却不敢承认。到现在,他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。他问,“是你吗?”

女鬼凄厉的声音响了起来,“是我,我回来了,我不会和其他男人在一起,这辈子,你是我唯一的男人…”

古童只感觉头皮一阵一阵的发麻,他不知道,这一切是真实的,还是自己在做梦。

他一直以来,都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报应,更加不相信,这世界上有鬼。他一直认为,这都是人在装神弄鬼。

他大声的说,“别在这里装神弄鬼的,她已经离开了,是不会再回来的。就算你装得再像,我也不会相信。”

女鬼哭得更加的惨了,她悲哀的说,“看来,在你心里,我没有一点地位,在你眼中,我就是工具,你不觉得这样对我太过分了吗?我恨你,我一心一意的对你,你又是怎么对我的呢!”

古童感觉自己的脑子已经不够用了,他不得不相信,这一切都是真的,她回来了!问题是,她是怎么回来的呢!

他抬起头,看见女人脸无表情的站在他的身边。女人的身上满是污垢,还带着很多伤痕。她是逃出来的吗,这也不太可能。两个部落之间的距离这么远,她怎么可能一个人逃回来!

女鬼咯咯的笑了,“你想的没错,我已经死了,站在你面前的,只是我的鬼魂。就算我死了,也要永远跟你在一起!”

古童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,女鬼冷笑着向他飘了过来,她说,“我回来了,我们永远不分开!”

镇江印刷包装盒

镇江笔记本印刷

扬州市纸盒印刷厂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