固定窗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固定窗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钦定案犯

发布时间:2019-04-16 04:16:24 阅读: 来源:固定窗厂家

明嘉庆年间,虎山上,出棘阳县城外30里地的黑现了一伙穷凶极恶、无恶不作、武艺高强的土匪,拦路抢劫,打家劫舍,闹得周围十里八乡不得安宁,民众怨声载道。

01

官府数次派兵清剿,狡猾的土匪凭借大山,跟官府玩“捉玩藏”游戏,收效甚微。

而且,就在这节骨眼上,胆小怕事的棘阳县令称病辞官不干了,这下可把管辖棘阳县的广安知府黄大人急坏了。因为这里的匪情,当地民众已经联名上呈到朝廷,连当朝皇帝都发了话,限黄知府一年内剿灭匪患,否则拿他是问。

黄知府知道当务之急就是要立即为棘阳县挑选一个精明能干的县令,配合官兵剿灭土匪,可是哪有人敢在这个时候去到棘阳当县令。万般无奈之下,黄知府在征得朝廷同意后,面向社会公开招聘棘阳县令,并许诺如果剿灭土匪,日后必将重用。招募告示贴出去好长时间,却没有一个人前来应聘,谁都知道那伙土匪不好惹,去当县令无异干要去跟魔鬼打交道,没人愿意做这样的事。

正在这时,一个叫刘大敢的人揭下皇榜,要去当县令。熟悉的人听说后,连连啧嘴,说:“刘大敢,放着好好的官不做,干吗要去冒这个险?”

原来,刘大敢已经是知府衙门里一个很不起眼的小官,官虽小,但衣食无忧,没有任何风险,谁也没有料到他竟会放弃眼下舒适安逸的官不做,冒风险要去当一个人人唯恐躲之不及的县令。

其实,刘大敢是个对朝廷忠心耿耿、一心想报效国家的有志之士,他根本看不上现在的官职,希望在更大的位置上为国效力。看到朝廷招聘棘阳县令的告示后,他觉得机会来了,去到一个连当朝皇上都发愁的匪患严重的地方当县令,然后在剿灭土匪过程中建立功勋,无异于是显示才干、实现加官晋爵的最好机会。黄知府当面考查了刘大敢,知道了他的心思,十分高兴,当即任命刘大敢就任棘阳县令。

刘大敢走马上任来到棘阳,开始为平定匪患做努力,加高城墙,训练武装保卫人员,同时对抓到的土匪处以酷刑,以此震慑土匪,还多次带领官兵组织清剿,不到半年时间,成效显著。但是,吃了亏的土匪立即还以颜色,以更加凶残的方式报复,在城外见人就杀,把棘阳城外搞成了恐怖的“无人区”。同时,土匪头子王独还千方百计暗中派人给刘大敢送礼,企图拉拢腐蚀他,但都被刘大敢断然拒绝。

02

这天,刘大敢正在同几个手下人商量下一步行动方案时,黄知府忽然来到了县衙,当即升堂,惊堂木一拍,指着刘大敢对手下人喝道:“把与土匪内外勾结、祸害百姓的刘大敢给我拿下!”

手下人马上扑过去,五花大绑把刘大敢给捆了个结结实实。刘大敢先是一怔,接着大叫冤枉:“黄大人,冤枉啊,我刘大敢冤枉啊!”

黄知府从鼻孔里哼了一声,声色俱厉地指着刘大敢说;“你到任已经快半年了,可是黑虎山的土匪不仅没被灭.反而更加猖狂,闹得城里城外不得安宁,无辜百姓死伤无数。根据举报,有人发现你跟土匪暗中勾结,里应外合,才使得这里的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,已经有人把你告到了朝廷,你现在是当今圣上钦定的案犯!”

刘大敢听到这里,大叫起来:“黄大人,我冤枉啊!半年来,我为了剿灭土匪,早已把身家性命置之度外,付出了多少心血,天地可鉴!所谓与土匪勾结纯属误会、诬陷,我那是在收买一些土匪,搞清土匪内部情况,然后一举全歼。”

棘阳县衙里的一些人知道刘大敢平时为人,纷纷站出来为他说情,但黄知府根本不理会,说:“少废话,刘大敢现在是钦定案犯,犯下了死罪。不过,他是钦定案犯,自然得交到京城去,让朝廷处置,十天之内,刘大敢将被押往京城,听凭朝廷发落。”

过了几天,枷锁加身的刘大敢便由几个官兵押解,前往京城。刘大敢边走边不住地流泪,到棘阳来,本想显示自己的才干,把匪患除掉,没想到到头来却成了里通土匪的同谋,落得个如此下场。

03

刘大敢在几个官兵的押解下,在通往京城的路上慢慢走着。忽然,从山上冲出一伙手持刀枪的人,刘大敢还没有反应过来,这伙人已经冲到跟前,手里的利刃闪过几道寒光,押解的官兵已经身首分离,只剩下刘大敢一个还活着。

这时,一个壮汉走到刘大敢跟前,砸开枷锁,然后躬身施礼说:“刘大人,我是黑虎山上的头儿王独,听说你将被押解京城受审,特意带人救你。”

刘大敢看了看王独,叹了口气,想不到自己曾经的对手,今天却成了救命恩人。刘大敢问王独:“你救我是什么意思,是不是想羞辱我?你怎么知道我现在的情况?”

王独哈哈大笑,说:“刘大人误会了,我一个草莽中人,怎么敢羞辱你这朝廷命官呢?你的事棘阳城里妇孺皆知,也都知道你是被冤枉的。所以,得知你将从这里押往京城后,我专门在此设伏。救你目的就是想拉你入伙,请你加入到我们黑虎山中来。近半年来,在跟你交手中,我知道你不是一般的人,有心计,有手段,又熟悉官场套路,只要你加入到我们中来,定会使我们黑虎山如虎添翼,无敌于天下。”

刘大敢鼻孔里哼了一声,轻蔑地说:“你以为我会同意吗?”

王独又是一笑,说;“悉听尊便。同意,你就来,而且一上山,你就坐第二把交椅;不同意,我不强求,你愿到哪儿都行。不过,我可知道,你现在是皇帝老儿钦定的案犯,恐怕要你脑袋的人早就等得不耐烦了。”

听到这里,刘大敢长叹一声,泪如泉涌,哭着说:“我刘大敢怎么会落到这种地步啊!”

创意工作服

润滑油工作服

棉服订做

相关阅读